外頭陽光絢爛,透過窗紗,宛若金粉般的在室內彌漫。

薄荷綠刷漆的牆面,搭著這和煦的陽光,給人一種清新自然的感覺。

白色的木製書桌,靜靜的擺在窗下。桌上只有擺放幾本關於魔法的書籍,還有一些基本的文具。

書桌旁,佇立著白橡色五層木製書櫃,不外乎上頭的確是收著和魔法相關的書籍,但惟獨第三層例外。

那兒擺放的,是一本本收著回憶的相簿。

我拿下其中一本隨意翻閱,裡頭的相片紀錄著過去的點點滴滴,那回憶如同潮水般,不斷的湧上我的心頭。

「那之後,過了多少年了呢?你……還在這個世界上嗎?」我獨自喃道。

伸手抽出了一張背景有著向日葵花田的相片,相片裡頭的兩位主角笑的十分燦爛。

那片花田,是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地方,也是我們最後別離的地方。

即便分隔兩個世界,直到現在,我仍然會想起你那櫻色的頭髮,雖然你總是告訴我你不喜歡它,但是我卻很喜歡擁有這樣髮色的你。

 

如果有機會的話,我真的好想,再見你一面,我最親愛的摯友。

 

    

 

這裡,是與人類世界並存的魔法世界。如同其名,居住在這個世界裡的人都是魔法師。每一位魔法師在出生的時候便注定他終期一生的魔法屬性。待到魔法師成長至一定的年齡時,便會在魔法學校學習、精進自己的魔法技能,同時,也能夠學習與自身屬性不同的魔法充實自己。

魔法屬性主要分為六大系族,分別是:水系、火系、冰系、木系、風系、雷系,各自分別掌管著這個魔法世界。

魔法世界與人類世界的往來有著特殊的通道相連結,但如今,會使用那個通道的人已經十分稀少。

為什麼?

在過去那個魔法師和人類和平共存的時代,兩邊世界的文化不定期會有交流性的活動,然而,就在某一年……

根據記載,文化交流的活動一如往常般的在王宮中舉行,在那一天之中,人類和魔法師能夠自由進入魔法世界的城堡互相分享著這陣子以來的學術研究以及風土民情。

活動會場宛若廣場般寬廣,鵝黃的燈光映照著大理石的建築物,場中央擺設著幾張長桌,簡單使用純白桌巾和鮮花點綴。桌上陳列著這些日子以來的紀錄和成果,魔法師和人類相互交流著,歡樂的氛圍渲染整個室內。

然而,不知從何處的一支冷箭射出,彷彿是某種信號般,場內,傳出了女子的尖叫聲,歡樂的氣氛立即消失的無影無蹤。

尖叫聲四起,取代了剛才的歡笑聲,場面一片混亂。

趁亂而入的是手執兵器的人類,魔法師們被迫在混亂當中應戰。

垂釣在大理石天花板的水晶燈,被人用弓箭射下,掉落在會場中央,發出了如同玻璃破碎般的清脆聲響,更砸傷了正慌張逃跑的人們。

「烈焰之使者,以我為中心,恣意的在廣場舞動吧!」

語音方落,高溫的火焰自地板而出,以身穿紅色連身長裙的黑色長髮女子為中心,不停的向廣場蔓延。

「雷鳴,奏響。」金色短髮的男子口中如此喃道。

頓時間,雷聲奏鳴在所有人的耳際,一道又一道的閃電,打落在混亂的會場。

烈焰伴隨著閃電,讓所有人都只想向外逃跑,逃離那個宛若地獄般的地方。

但一切彷彿是計劃好的一般,讓人防備的措手不及,在每個通往外頭的出入口都有人類埋伏。

場內是火焰和雷電,場外則是一個個拿著兵器的人類。這時,一位擁有蒼藍髮色的男子出現。

「水啊,流動吧,避開雷電和火焰,為魔法世界的人們開闢一條通往室外的道路吧。」

「風之精靈,聽吾號令,協助水之使者掩護魔法師們逃離。」

水,向著門口的方向流動,避開了會導電的雷電,也澆熄了通往門口的路上阻擋的火焰。

風,巧妙的將魔法師和人類阻隔開來,在他們之間築起了風牆,強勁的旋風在兩者間吹拂,想要碰到對方,並非是件容易之事。

「圍繞在我身旁的冰之使者,化作刀刃般的冰錐,除去阻擋魔法師們的人類。」

「葉子,伴隨著疾風,向阻擋在門口的人類射去。」

不知何時出現在室外的冰系、木系族長,共同除去了原先阻擋在門口的人類。

魔法,本身便不是人類可以阻擋的一種力量,人類在那一次的叛亂,可以說是傷亡慘重。

所幸當時六大系族的族長出手相救,將對魔法師的傷害壓到了最低,而殘存的人類,就此被拘捕。

據說,當時人類的叛變,為的是他們也想擁有魔力。長時間的相處,人類發現擁有魔力的好,同時感到上天的不公平。明明同樣做為人誕生在這個世界上,然而,卻只有魔法世界的人有資格擁有魔力,在嫉妒心催使下,人類漸漸開始討厭著擁有魔力的魔法師們,長時間下來,討厭成了憎恨,進而策劃了這起事件。

後來的人們,將它稱作「雙界之亂」。

由於許多典籍也在大火中焚毀,更有許多優秀的魔法師在那場混亂中受到不小的傷害,對魔法世界而言,損失也十分的悽慘。

雙界之亂以後,魔法師們對人類心存芥蒂,於是六大族長將往來兩個世界的通道封閉,兩方再也沒有往來,直到今日。

長期時間的流逝,早已沖淡了當時人類的嫉妒,甚至讓他們忘記了魔法世界的存在,但是,時間並沒有沖去魔法師們內心的陰影。

魔法師們依舊對人類抱持著不好的觀感,但是,對於兩邊世界往來的通道,已經不再如以往一般的強勢封閉。

現在,允許魔法師們前往人類世界的單方向通行,但如果想回到魔法世界,僅有在滿月高掛天際的第一個夜晚,人類世界通往魔法世界的通道才會開啟。

 

連結著兩個世界的通道總有一天會完全的相互開放,我是如此相信著。

過去兩邊世界種下的因果,我想,是該慢慢的化解了。

 

    

 

前往第一章>>http://polly55818.pixnet.net/blog/post/61525507

創作者介紹

硯城的倒影映在青色之水上。

青硯_I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