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是早晨的六點三十分。

外頭的太陽早已高高掛起,透過窗簾的縫隙,斜懶的灑落在房間的地板上。

我從床上爬起,走向擺在房間一隅的白橡木衣櫃,拿出了魔法學院學生的專有制服。

純白顏色的襯衫讓人捨不得沾上一點污漬,下半身搭著卡其色花格紋的百褶裙,外頭穿著深藍底鑲白邊的西裝外套,整體而言,有種正式但不失優雅的感覺。

不同魔法系院的學生,會擁有不同顏色的領帶,藉由領帶顏色的區分,很快地就能知道往來彼此所屬的魔法系院。

站在嵌於衣櫃門板內側的鏡子前,熟練地打上專屬於冰系學院的淺藍色領帶,並將一頭葵藍的長捲髮在後腦勺適當的高度紮起馬尾,以一條淡粉色的髮帶固定。

我凝視著鏡子裡那個穿著著制服的自己。

「今天,是最後一次穿是這套制服了呢。」

今日是魔法學校的畢業典禮,而我,也是準備於今日畢業的畢業生之一。

在今天,將會有許多年輕優秀的學生從學校畢業,準備在未來的旅途上成為一位獨當一面的魔法師發光發熱。

我背起放在椅子上的雙肩帆布背包,將昨日準備好的相機掛至在胸前,準備前往學校參加此生中唯一一次的畢業典禮。

走在通往學校的路途上,從遠處便可以看見學校那古老的大理石大門上裝飾了不少氣球、緞帶和花草。走近一看,還可以發現上頭待了不少帶著祝福的白鴿。

這是這學期最後一天踏進這校園,雖然未來還是有機會再次造訪這個地方,但是以學生的身分這是最後一次了,所以我想盡我所能地以一個學生的身分記錄下在這裡的每一個曾經。

手中的相機快門聲不曾停過,一張又一張的照片記錄著每一段不同過往的回憶。

有和朋友一起在樹下為學業奮鬥的石桌;曾經和朋友一同在戶外享用午餐的石階;為了袒護某位朋友和男生同學大打出手的露天廣場,還有好多,好多。

就在我細細回味著過往的種種時,一頭艷紅長髮的的少女,朝我飛撲過來。

「蒼葵,早安啊!」

「早安,赤夏。」對於赤夏熱情的問候,有點讓我無法招架,只能對她投以一個問候的笑容。

赤夏,現任火系族長的獨生女,同時也是下屆火系族長呼聲最高的少女。她的情感如同烈火般熱烈,只要是她所認定的事物,絕對會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由於突然出現的赤夏,讓我停下了手邊拍攝的動作,我放下手中的相機,讓它靜靜的掉掛在胸前。

「赤夏,你今天的精神可真好呢!」

「有嗎?我覺得我每天都是這樣啊?」

「回想你前幾天為了應付負責教導火系高級魔法的老師那愁眉苦臉的樣子,任誰都會覺得和你今天的行為有所落差吧?」

說出這些話的同時,腦子裡不經回想起前幾天陪著那一臉憂愁的赤夏坐在校園某棵大樹下的石桌奮鬥。隱約還記得她除了憂愁外,還不斷的想辦法要通過在學校的最後一場考試,嘴裡還不停的唸什麼:「可惡,就只差那麼一點居然還要我補考?」、「討厭討厭討厭討厭討厭」、「我絕對要成為真正的火系族長給那個老師好看!」之類的話語。

有點替她終於來得及通過最後一場考試參加今天的畢業典禮感到高興,畢竟,今年趕不上,可得等明年了。

想到這裡,我不經意的噗嗤一笑。沒想到我的這個舉動,會引起赤夏的不悅。

「笑什麼啊?看你在笑就知道你一定在回想前幾天我那副蠢樣子,誰跟你一樣是個天才型的『準』魔法師呢?連最後一級的考試都輕鬆通過。」

「是、是,我道歉總行了吧!赤、夏、大、小、姐。」

聽見我說的話語之後,不知為何的,彷彿看見赤夏的表情有那麼些許的變化。

果然,如同我心中所想,和赤夏接下來的對話,映證了我內心的猜想。

「葵,畢業後……你要做什麼呢?」赤夏猶豫的向我詢問,而我大致上也猜得出來赤夏究竟想表達什麼。畢竟那傳言早已傳得沸沸揚揚。

——火系魔法學院第一名成績畢業的赤夏,將有可能是下一任的火系族長。

看來,這個傳言是真的。

「葵,我畢業後,要開始在母親身邊學習了,為了接下下任火系族長而學習。」

從赤夏的口中說出這個傳言的真相,其實我並不感到意外,畢竟這麼久以來的相處,我很清楚赤夏那與生俱來的天賦,在剛進魔法學校的時候,走到哪都可以聽見「天才魔法少女赤夏」這個稱號,這樣的她,會被選上下任的火系族長,也是理所當然。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赤夏的聲音,與剛才的對話相比,顯得有些悲傷。

「被選為下任火系族長不好嗎?」

彷彿正中赤夏悲傷原因的紅心,赤夏眉頭皺了一下。

「沒有不好,只是,我一直在想,我真的可以勝任嗎?而且,你應該很早之前就開始在進行這樣的訓練了吧?」聽見這些問題,我的身體瞬間僵硬了一下,這次換成是赤夏的問題打中我的內心。

「原來,你知道了啊……」

「就算沒有風聲傳出,但我們居住在相同的城堡,你覺得我猜不出來嗎?還有就是……我在某天,無意間聽見其他五位族長和你家的水系族長蒼灝爺爺的談話內容,他們說:『準備讓你在畢業以後,找個適當的時間接下族長的位置。但是,不知道該讓你接水系族長,還是冰系族長。』因為你的情況比較特殊,我說的對嗎?」

我沒有回答,但也沒有否定赤夏的推測。

我的父親,是現任水系族長的兒子,而我的母親,是冰系族長身旁的首席魔法師,在我出生的時侯,我同時繼承了這兩種魔法屬性。一般而言,每個人與生俱來只會有一種魔法屬性,但不知道為什麼,我是那個特例。雖然我在魔法學校入學時選擇了冰系魔法學院,但是我沒有忘記我身上也擁有水系的魔法屬性這個事實,所以我同時旁修了水系得魔法知識與技能。

然後就在大約一年前,六位族長將我找去,他們告訴我,他們認同我的才能,打算讓我接下下任族長的位置,為此,可以開始進行接下族長的準備。

當時的我並沒有答應六位族長的決定,但是我答應他們會在他們身邊學習作為族長應該具備的條件,同時,請求他們對外封閉一切的消息,當然包括他們身邊最親近的人也不得透露。所以直到現在,完全沒有人知道這件事。赤夏無意間的得知這個消息,讓我有點意外。

「所以呢?你想問我會不會一畢業就接下那個族長的位置嗎?」

「嗯……」

「不會,這就是我的答案。我還有想去完成的事,即便要和爺爺翻臉,我也一定要完成!所以你不要擔心,只要在學習如何成為一位族長的路上你有困難我都會幫你的,當然,我也不會就麼丟下你自己先跑去當族長的,赤夏。只要你相信你可以勝任,你就一定可以,不然,可就要枉費那『天才少女赤夏』的名號了!我想看見我最熟悉的那個赤夏在我的身旁。」我對赤夏露出希望她加油的笑容,並伸手握住赤夏的雙手,要她不要緊張,不要遲疑,更不要否定那個甚麼都還沒努力過的自己。

「我會等你的。」

「嗯!」

赤夏的臉上掃去了剛才的遲疑,對我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下一瞬間,赤夏便抓著我的手,快步的朝畢業典禮的會場前進。

 

 

古老的大禮堂,坐落在魔法學校的一隅,一掃平日那充滿著歷史味道的老舊氣息,換上一種宛若慶典般熱鬧活潑的氣氛。

歷經許多風霜的大理石外牆,上頭裝飾了不少鮮花綢緞。禮堂裡頭,所有的通道很慎重的鋪上紅色地毯,深紅色絨布座椅整齊劃一地排列在通道地毯的兩側上。位在二樓的觀眾席,也在防止人們摔落的欄杆上裝飾了不少氣球和絲帶。經過簡單的裝飾,使得原先冰冷的建築物,彷彿也透露出一絲溫暖。

「典禮結束後,我們在校門口見吧!」赤夏說。

「好。」

聽見我的答覆,赤夏放開了原先緊緊牽住的手,走向屬於火系魔法學院的位置。而我,再次的拿起掛於胸前的相機,繼續捕捉著眼前的景象——難得感受到溫暖的建築物,還有許多即將畢業的畢業生的笑容。

禮堂內歡笑聲此起彼落,愉悅的黃色系氛圍渲染。

突然間,我聽見歡笑聲中夾雜著一些驚嘆,當我順著驚嘆聲的方向看去,明白了造成這些驚嘆聲的原因——六系族長來到了畢業典禮的會場。

魔法學校的畢業典禮,也可以說是魔法世界的大事之一,畢竟這是魔法世界唯一一間學校,不限定入學門檻,只要有心想精進魔法知識還有技能誰都能就讀,但是,「進來容易,畢業難」,這是所有在魔法學校的學生對於這間學校的形容詞。

但現在已經改變很多了。在過去,只要進入學校就讀,就必須從普通魔法讀起,再來是中級魔法和中高級魔法,最後則是高級魔法,這樣一級一級的向上就讀,直到通過最後高級魔法的最終試驗,才會准許頒發畢業證書。現在雖然還是必須通過高級魔法的最終試驗才能拿畢業證書,但只要你的魔法技能能夠通過每一級魔法制定的通過門檻,就會發給你一張修業證明,功用等同於畢業證書,只是畢業證書是你通過四個魔法級別的證明,而修業證明僅僅是你通過單一個魔法級別的證明罷了。若是四個魔法級別的證明都取得便可以向學校提出更換成畢業證書的要求。

這足以證明為何魔法學校的畢業典禮也是魔法世界的一大盛事,因為能夠參與畢業典禮的學生,都是辛苦學習並熬過困難的考試,可以在未來準備發光發熱的頂尖者,也難怪公務繁忙的六大族長會親自來到會場,表揚這些優秀的年輕學子。

「葵,你站在那裡做什麼?趕快過來啊!」

對著我呼喚的是我的同學——霜凜。她的左手手中拿著兩件淺藍色的斗篷,看來有一件是我的。

在畢業典禮上,不同魔法學院的畢業生會得到一件對應自己魔法學院顏色的魔法斗篷,在待會典禮進行中,會由相對應魔法屬性的族長為畢業生披上那件斗篷,並授予畢業證書。

對於每一個畢業生來說,能夠由族長們親自為自己披上那件斗篷,是一大殊榮,所以每位畢業生都為此事感到榮耀。

「抱歉、抱歉,我來晚了!」我搔了一下頭。

「真是的!給你,你的斗篷。」霜凜將拿在手中的其中一件淺藍色斗篷交給我。

「謝謝你,霜凜。」我從霜凜的手中拿走其中一件斗篷,並向她道謝。

「你也真是的,明明就是這屆冰系魔法學院第一名的『天才畢業生』,居然還有閒情逸致在那邊拍照。」霜凜向我調侃。

「哪有什麼天才,是你們過獎了。」

「可以輕鬆的這樣一次通過堪稱有史以來最難的畢業考題,就連小時候被稱作天才的那個冬莫也重考了好幾次才通過你知道嗎?再說,你哪一次魔法升級考試不是以最高成績通過的你說說看,『冰系魔法之中,我還是第一次看見像蒼葵這般的天才啊!』,連那個堪稱冰系魔法學院最難搞的系院長兼老師朔凓都這樣讚美你,然後你旁修課程所屬的水系魔法學院的系院長一天到晚也想將你挖角去它們系學院,這樣的你以第一名畢業,可以說是實至名歸!畢竟,你的才能可是遠遠凌駕在我們之上啊。」

「是你們太過獎了,我沒有你們說的那麼厲害。」

「你再謙虛一句,信不信我現在就可以和你翻臉?蒼葵。」眼前那有著銀白髮色短髮霜凜,朝我瞪了一眼。當我注意到她的眼神的時候,不由得緊張了一下,只好將原先想說的話收回心裡。

「不要啊,難得畢業典禮大家開開心心一場嘛,我不說就是了。」我在心底暗自無奈的一笑。

「好了,既然葵你到了,那我們全部來張畢業照吧!葵,相機借一下了唷!」霜凜興致高昂地向全部即將在今日畢業的冰系魔法學院學生說,連帶拿走了我原先掛在脖子上的相機,交給了在我們座位附近川著襯衫的典禮工作人員,請她幫我們拍一張團體照。

「要照了唷!一、二——」那名工作人員對我們說。

「喀擦——」的聲音從相機傳出。霜凜走向那名工作人員向他道謝並拿回我的相機。

「葵,待會上台領畢業證書的時候也要幫我們拍唷!到時候照片洗出來我也要一份!」霜凜一邊說話一邊將相機交還到我的手中。

「好!我知道了!」我順便將相機收進帆布背包中,要是待會上台還帶著它,在披上那件魔法斗篷時,一定會感到不方便。

當一切就緒時,我找到了我位在第一排的座位並坐下,靜靜地等待典禮的開始。就在我坐下的同時,六位族長也在台上為他們準備的座位入座。六位族長發現了我,但我僅有稍稍點頭向他們致意,因為依我現在的身分,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像平常在城堡中見到他們那般輕鬆地應對,現在的我是以畢業生的身分坐在這裡,即使台上的六位族長都是我再熟悉不過的人,我也無法跨越那條身分高低的界線。

畢業典禮的燈光漸漸的亮起,學校的樂團演奏著Bandari的《Annie's Wonderland》,典禮即將開始。

 

 

舞台上的燈光閃耀,在不知不覺間,典禮的進行已經來到了最高潮的部分。

台上的主持人唱著六系魔法學院第一名畢業的學生的名字。台上的六位族的六位族長也餘座位上起身準備。

從很久之前,凡是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於自己所屬魔法學院的學生,在畢業典禮上,能夠優先代表所屬的魔法學院接受六位族長的表揚。

唱名結束,包含我在內的六位來自不同魔法學院第一名的畢業生站在六位長老面前。

這時,BandariSnowdreams》的樂音在禮堂中環繞著。

我們一同將我們手中的魔法袍交由族長親自為我們披上,並從他們的手中,接下我們的畢業證書。

從代表冰系魔法的雪衛族長的手中接過畢業證書的時候,當下我的心情只能用「緊張」二字來形容了。明明從一早到剛才,我一直是以輕鬆的心情在面對今天這場畢業典禮。是因為在台上面對的人不管看過來,還是看過去,都是我熟悉的人嗎?

或許,我是顧及到同時也站在台上的爺爺的面子,為了展現出爺爺的孫女應該要有的樣子,而產生的緊張感。

但在我接過畢業證書,碰觸到雪衛族長的手的那一瞬間,冰冷的寒意從指尖傳來,伴隨著一個訊息,在我腦中徘徊,久久無法消去。

當我們六個人各自領到自己的畢業證書後,便向台上的族長們敬禮,表示我們的敬意和感謝之意。

走下舞臺時,指尖還留有那寒冷的觸感。

「今晚六點,約在我們平常與你見面的地方,記住,獨自一個人。」

 

我緩慢的走回原先坐的位置,坐在我身後的霜凜輕輕的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葵,怎麼了嗎?」

聽見霜凜這樣問,坐在我身旁的冬莫也向我詢問。

「你怎麼了,你的表情和剛才相比,有點不太對勁。」

聽見他們這麼問,我才意識到我在無意間露出了凝重的表情,但是無法告訴他們原因,只好笑笑的將他們打發過去。

「沒什麼,是你們多心了,我很好。」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好,如果真的有什麼事一定要告訴我們唷!」霜凜一臉擔心的和我說道。

「我會的,你們也趕快開始準備吧!水系魔法學院結束後不是就輪到我們學院了嗎?你看,大家都在舞台下準備上台了。」我必須趕緊將這個話題扯開,以免將事情鬧大。

「也是,那麼你會一直在台下對吧?你可要好好地幫我們多拍幾張照片留作紀念唷!」在他準備東西的時候不忘向我提醒要幫他們拍照的事情。

「好好好,你趕快準備好,不然大家都等你一個人!」

我看著霜凜慌慌張張地跑向舞台下那群冰系魔法學院的學生,在他們上台之前,還一直的回頭看向我這裡,看來她我果然還在擔心剛剛露出那種表情的我。

當霜凜他們慢慢地走上舞台時,我也將剛才收進背包的相機再次拿出來掛在脖子上。

或許是因為坐在第一排的緣故,不用挪動位置就可以到最佳的畫面,一次又一次的快門聲,記錄著藉由雪衛族長位畢業生加袍以及頒發畢業證書這個榮耀的瞬間。

Bandari 的《One day in spring》在冰系魔法學院學生在台上接受殊榮的時候,不停地在耳邊縈繞著。彷彿在告訴在的參與典禮的每一個人,即使是寒冷的冰,也會有像春天一般的溫暖,更期勉著擅於冰系魔法的每一位學子,在操縱冰冷魔法的同時,也不要忘了自己那顆炙熱的心。

正不停為台上冰系魔法畢業生按下快門的我,也細細的品味這旋律傳達的話語。

 

 

午後兩點,魔法學校的畢業典禮成功落幕。

在典禮結束後,接受了許多學弟學妹們的祝福和禮物,當然,也沒有忘記要繼續將回憶記錄下來這件事。

當我設定好自動拍照的倒數計時,便在古老的大禮堂旁和穿著淺藍色魔法袍、手裡拿著畢業證書、這些年來一起度過的同學們留下最後的紀念。

有的人露出笑顏,但也有些人依舊不捨地流下眼淚,但不論如何,我們都畢業了,未來的我們會以什麼樣子的樣貌呈現在彼此面前,我不知道,但是,至少現在的這個瞬間,已經成為永恆。

「霜凜,不要再哭了,我們一定會再見面的不是嗎?」我安慰那個宛若無尾熊般將我環抱著哭泣的霜凜。但是霜凜沒有回答我只是逕自的哭泣。

「葵,你應該是要和蒼灝族長一同會去的對吧?霜凜他就交給我,你先回去吧!」冬莫說。

「爺爺他們等等還有其他的事情,所以我不會和他們同行,但是我和朋友約好了典禮結束後在校門口見,所以……」

「那你趕快去吧!讓別人等不太好不是嗎?」

「那麼霜凜她就麻煩你了,冬莫。」

我鬆開環抱住我的霜凜,從背包裡抽了幾張衛生紙給她,要她將眼淚擦拭乾淨。

「我們後會有期吧!霜凜你可要在和我約個時間拿照片唷!」我說。

「畢業快樂……蒼葵……」霜凜啜泣的說。

「超越我天才名號的你,我很期待下次與你見面時,你的模樣,葵。畢業快樂。」冬莫說。

「你在期待什麼是嗎?那麼,對於你們,我也拭目以待。畢業快樂。」

隱藏著些微調侃意味的話語,在我離開霜凜和冬莫之前,我似乎隱約地看見,隱藏在冬莫眼鏡下的薄紅。

 

當我走向校門口時,一抹鮮紅手中抱著鮮花束的身影早已佇立在校門口的內側。

「久等了嗎?赤夏。」

「沒有,我也剛到而已。」

「那麼,我們來拍一張吧!」我興奮的說。

「我說妳啊,你今天到底拍了多少張了?」

「我也不知道呢!你等等,我去請站在那裡的那位翠綠色魔法袍的畢業生幫我們拍照。」說完這句話,我就丟下赤夏,朝著那名畢業生跑去。

「不好意思,可以幫我們拍張照嗎?咦?」

「我還想說是誰呢!這部是蒼葵嗎?」

「芷鈴?你是芷鈴對吧!」

眼前褐色頭髮紮著兩條長辮子,勾起了我記憶中,那個總是坐在城堡花園裡的樹下看書的眼鏡少女。

「葵,你不是說要麻煩別人幫我們拍照嗎?怎麼這麼久啊?」赤夏一邊搔頭的走向我和芷鈴。

「好久不見,赤夏。」

「你怎麼會認識我?不對,最近很多我不認識的人也都認識我啊?」

「你後面那串自言自語太大聲了唷,赤夏。」芷鈴說。

赤夏似乎沒有注意到自己在無意識間說出了心中的疑惑。

「是嗎?嘿嘿嘿!」赤夏害羞的笑了。

「話說你真的忘記她了嗎?她是芷鈴啊!」

「芷鈴?那個很久以前就搬離城堡的那個森芷鈴?」

「是啊,好久不見了,赤夏。」

「真的好久不見了呢!自從你搬離城堡之後就完全沒有消息,也不知道該怎麼聯絡你。」赤夏開心地向前握住芷鈴的雙手。

「那個時候發生了很多事情嘛,也都過去了,現在還能再見到你們我真的很高興。」

「不然這樣吧!我們三個一起拍張照吧!」我開心的拿起掛在脖子上的相機,跑向附近一個高於地面的平台,將相機調找好角度放置在上面。

「好了嗎?」

「好了好了!」在設定好自動拍照的倒數計時後,我急急忙忙地跑回原先站得那片草皮。

三個人在最短的時間擺好姿勢後,聽見相機傳來了「喀擦——」的聲音。

「對了,奶奶他們都還好吧?」

「妳是指森韻族長他們嗎?」

「他們都很好啊!剛剛在畢業典禮你應該也看見了不是嗎?」

「是嗎……那就好。」

在芷鈴說話的那個當下,聽見了一些落寞,彷彿看見了與以往不同的她。

十年前,芷鈴在大家無預警的情況下搬離了城堡,沒有人知道當時的原因是什麼。就算我們向族長們詢問,他們也不願意告訴我們原因。

看見芷鈴身上那件翠綠色的魔法袍就可以知道,她是木系魔法學院的學生,其實不同魔法學院的學生往來的機會很少,畢竟上課的場所都位在專屬於那個魔法屬性的校舍,除非有全校性的活動,又或者是在入學前就認識的朋友,否則要與不同魔法學院的學生結識,可以說不太容易。

平常不會有機會進入屬於木系魔法學院的校舍的我,自然而然也沒有和芷鈴碰面的機會。一直以來,彷彿都被命運捉弄著,我們都在最相近的地方,卻好似有道牆般地將我們阻隔,不讓我們碰面。

「我待會還有一些事,所以先告辭了!今天真的很高興能夠遇見你們!我們未來還會再見面的!畢業快樂,蒼葵、赤夏。」芷鈴看了一下手錶的時間,好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匆忙的向我們告辭。

「畢業快樂!」我和赤夏一同向芷鈴祝賀。

這個時候的我們,完全沒有「要向芷鈴留下聯絡方式」的念頭,等到我們想起這件事時,芷鈴早已不知往何處離去。

「忘記留下芷鈴的聯絡方式了……這下又不知何時才能再相見了。」我們異口同聲的說。當彼此也注意到對方和自己說了一樣的話語,互看一眼後,以爽朗的笑聲做收尾。

「我們回家吧!」

「嗯!順便去趟照相館吧!我要拿今日的底片去沖洗。」

「可以呀!走吧!」

腦海裡又浮出了剛才來自雪衛族長的訊息,我將指尖貼在臉頰上感受那溫度,冰冷的感覺已經消失,但心裡有股風雨欲來的預感。

 

傍晚五點四十分,火紅的夕陽即將落入西邊的地平線,天空被渲染成一片橘紅,宛若燃燒般的火焰。

早已換下那件淺藍色魔法袍以及制服的我,坐在書桌前,凝視著窗外的那片美景。書桌旁的矮櫃上插著今日學弟妹們贈送的鮮花,百合的花香在房間內瀰漫,不經意地看向書櫃收著相簿的第三層,雖然尚未將今日拍的照片更新上去,但是裡頭收的是我這幾年來在魔法學校裡的回憶。

任由思緒遊走在過往的記憶中,很快的時間來到了五點五十五分。

是該起身赴約的時候了。

就在前往那間有著深藍色大門、平日與族長們見面的房間後,一切果然如我心中所預想的,他們說出了規畫已久的計畫。

 

「在你滿二十歲之際,舉行成年禮的那一刻,我們將宣布妳是下一任的水系族長。」

 

= = = = = 

 

前往第二章>>http://polly55818.pixnet.net/blog/post/6158223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青硯_Iyuki 的頭像
青硯_Iyuki

硯城的倒影映在青色之水上。

青硯_I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