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排排深褐色的桃花心木書櫃,沉靜地佇立在這間書房裡頭,這裡是收藏許多珍貴書籍的御書房。

這裡的無時無刻都散發著屬於古老書籍才有的香氣,夾雜著淡淡的木頭香,如果平時有空時,我很喜歡在這個房間消磨掉多餘的時光,就像現在。

從魔法學校畢業後的日子,就是如此的悠然自得,一早用完早餐後,我便與赤夏一同在這個書房找尋赤夏需要的相關書籍。

「葵,你有找到嗎?」赤夏的聲音從正上方傳來,抬頭便能望見她纖細的身軀正站在木梯上,找尋著上排的書架。

「沒有,你說的那本叫什麼《火系禁咒魔法大全》真的收在這裡嗎?有點懷疑。」我低頭翻找著下排的書櫃,一臉疑惑的問。

「一定有!我記得我之前來找畢業報告的資料的時候還有看到的呀!你在找找看嘛!」

「好好好,我再找找就是了。」

就在我這麼說的時候,手邊的動作沒有停止過,上頭也不停傳來赤夏口中的碎念,例如:「明明就在這附近啊?跑去哪裡了?」、「真奇怪?」之類的話語。

碰巧左手剛好翻找到最下排書櫃最邊角隱密的地方,如同赤夏所說,果真有本名叫做《火系禁咒魔法大全》的精裝書。

我將那本書抽出,拍了拍上頭的灰塵,便將那本書舉高讓站在高處的赤夏確認。

「赤夏,你說的是這本嗎?」

赤夏的手雖然緊抓著梯子的邊緣不放,但看見她在那麼高的地方彎低身子還是很擔心它會摔下來。

「對!就是這——啊——!」

果然,就在赤夏高興地確認我找到的那本書正是他要的書籍的同時,也許是因為太過於開心,手稍稍的鬆開了梯子,赤夏便失足從高處跌落。

「第一部曲,水軟墊。」

伸出手施展了水系基礎的魔法,眼前淺藍光輝飄散,一塊看似是果凍、又不是果凍的物品出現,赤夏不偏不倚地掉落在上頭。

「咦?」

「咦什麼!很危險你不知道嗎?哪有人會高興到在高處鬆開緊握住梯子的手啊?」我對著赤夏破口大罵。

「對不起……但很謝謝你救了我。這東西真有趣!」赤夏一邊搔頭,一邊對著我道謝,順便玩弄起他坐在身下那像果凍的東西。

「趕快起來吧,我準備要將魔法解除了。」

「是是。」

見赤夏從水做成的軟墊上起身,我便伸手解除了魔法。

「解除。」

那塊水軟墊變化成了細小的螢藍光點消失在空氣中。

「給你,是說你要找這種書做什麼?」我將《火系禁咒魔法大全》交到赤夏的手中。

「當然是要學習阿,雖然我覺得用的機率不高,風險也很大,但就是想學,你不要和我說你自己沒有偷偷的學習禁咒的魔法唷,蒼、葵。」

「沒有必要偷偷的學習,我可是正大光明的學,是爺爺和雪衛族長教我的。」

大約在我學習高級魔法一段時間後,某天在學校的圖書館看見有關禁咒魔法的書籍,當時的我也不知道怎麼搞的,突然間被禁咒魔法深深吸引住,回到城堡後便央求爺爺還有雪衛族長教我。

雖然一開始他們極力反對,但最終還是決定指導我如何施展禁咒魔法。

禁咒魔法,如同其名,是被禁止的魔法,但它仍有存在的必要性,一般而言,會由家族中的長輩或是相同魔法屬性的高等魔法師來傳授。至於為何被稱為禁咒魔法的原因,是因為施展禁咒魔法時,魔法連接的不只是自身的魔法能量,更是牽涉到施法者的靈魂,所只要施法者沒有能力駕馭那禁咒,魔法就會失敗,對施法者會造成極大的傷害,甚至身亡。

我在想,或許赤夏是因為內心已經決定要繼承或系族長的位置,所以才會想開始學習禁咒的魔法,也算是為了增進她自己的能力吧!

「赤夏,你知道禁咒魔法的危險性吧?你有向赤曉族長說你想學禁咒魔法嗎?同樣身為學習者的我,關於它的危險性我再清楚不過,我認為如果你想學,你應該和你的母親好好的討論,我當初也是和爺爺他們討論過後才開始學的。」

「我知道,所以我今天晚上會再和媽媽好好的去討論商量,謝謝你的關心,葵。」

赤夏彷彿早知道我會這麼和她說,所以沒有向平時一般直接回應我,只是很淡然的接受我的說法。

靜默了好一陣子後,赤夏終於按耐不住沉默開口。

「討厭,為什麼要這麼安靜呢?葵,幫我拿下書好嗎?我把木梯拿去放好。」赤夏說完這句話後便將《火系禁咒魔法大全》塞到我的手中,搬著她剛才還在使用的木梯從我眼前走過。

雖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間,但我看到赤夏一臉沮喪的表情。

是因為想學禁咒魔法這件事被赤曉族長拒絕了嗎?我如此猜測。

「好了,我們離開吧!到我房間坐坐如何?」當赤夏再次出現在我面前,她的表情已不帶一絲沮喪,出現的是我平常再熟悉不過的赤夏。

看見這樣的赤夏恢復成一般的樣子,我也不打算詢問是否如同心中猜測的那般,將手中那厚重的書交給她之後,便接受赤夏的邀約,朝向她的房間邁進。

前往的路途中,我一直在想,是否應該將昨晚的事告訴赤夏。

如果我說了,赤夏會有甚麼反應呢?

在我思考的時候,不知不覺間,我已來到了赤夏的房門口。

「等我一下,我拿一下鑰匙。」

身穿棉質短袖上衣搭著一件淺藍色牛仔短褲的赤夏,從褲子的口袋裡,拿出了一把上頭有著些許花紋,看似已經歷了不少歲月的鑰匙。

赤夏將鑰匙插入眼前那扇緋紅色木製花雕門上,與之相吻合的鑰匙孔,轉了一下,門便打開了。

映入眼中的是一般人認為溫馨甜蜜的粉紅色,一如記憶中,許久之前到過赤夏房間的印象。

「你的房間還是一樣,充滿著粉紅色,這麼久沒有踏進來這裡,居然沒有多大的改變。」

「不然你認為會有什麼改變呢?」赤夏一說一邊將《火系禁咒魔法大全》擺放到位在落地窗旁的白橡木書桌上。

「沒有,這樣就好了。」

我環顧著赤夏的房間,某個角落擺放著木製書櫃,書櫃旁佇立著屬於少女的衣櫃,衣櫃上頭還黏有一個掛勾,上頭正吊掛著她那艷紅的魔法袍。

雖然放眼望去都是粉紅色,但不至於有過多的蕾絲點綴,整體給人的感覺呢,就是女生專用的房間,和我的房間相較之下,多了不少女孩子的味道。

赤夏打開落地窗的玻璃,牽著我的手來到了房間外頭的小陽台。

這裡擺放著兩張坐椅和一張茶几,赤夏拉出其中一把椅子,邀請我坐下。

「請坐。」

「謝謝。」

不會直接接受到太陽的照射,更伴隨著徐徐的涼風,眼前一片壯闊的風景,這裡,是個休憩的好所在。

房門傳來了「叩、叩」的聲響,赤夏走上前去開門。

「是誰呢?」

門外,一位身穿白色圓領、墨黑及膝短裙,搭著深褐色中筒靴的侍女,正端著兩杯使用玻璃杯裝的茶佇立在門外。

赤夏什麼時候讓人準備茶飲了?是在我剛剛在來的路上我在思考的那個時候嗎?

「赤夏小姐,已經將您吩咐的茶飲準備好了。」

「辛苦你了,交給我就好,你可以離開了。」

「是。」

赤夏將那茶飲放在戶外的那張小茶几上。

「坐在這裡真舒服,有點羨慕你有這樣的小陽台。」

「咦?葵的房間沒有嗎?」

「沒有,我的房間沒有這樣的小陽台,但在裡頭有個凸出去的檯子與窗戶相連接。」

「是嗎?記憶中我好像沒有進過你的房間呢!」

聽見赤夏這麼一說,我恍然回想起,似乎很少有人進到我的房間。平時的話,可能有只有爺爺會來吧!

「我的房間和你的房間算差異很大吧!有機會再去我那裡坐吧!」

有機會的話。

因為我準備要前往人類世界了。

這些話我沒有說出口,僅僅是說在心裡,同時也不斷的在猶豫到底該不該告訴她。

即使現在不說,總有一天赤夏也會知道,或許會從各位族長的口中得知。但我覺得要是等到那個時候,我應該會被赤夏罵得很慘吧!

「赤夏,假設我必須離開這裡一段時間,你會怎麼想?」我用試探般的口吻詢問,卻看見眼前的赤夏稍稍的楞了一下。

「一段時間……是指多久呢?」赤夏遲疑地問。

「這只是架設性的問題而已,所以不要想那麼多,告訴我你的想法就可以了。」我笑著回答赤夏的疑問,單純只是讓她不要想那麼多,當成是普通的問題回答就行了,怎知赤夏卻彷彿已將這件事當真般,情緒顯得十分激動。

「就算只是假設性的問題,但這聽起來就像真的一樣,你要我怎麼去回答這麼突然的問題呢?我……現在還有事情想藉由你的幫助呀!不論這是假設的還是真的,我都希望你能夠繼續留在這裡!」

赤夏發現自己似乎說溜了什麼事,用手摀起了她的嘴。

果然發生了什麼事,雖然我不確定是否如同我心裡所猜測的那般,但這是個良好的詢問時機。

「發了什麼事是嗎?」我問。

「……」赤夏閉口不答。

如果赤夏不想說,那麼我也不願意繼續追問下去。畢竟我也不想傷害到她現在的心情。

「如果你不想說,那我就不問了,對不起。」

「不……不是這樣的,只是,不知道怎說……」

「那麼要不要試試把事情原委說給我聽聽呢?或許我可以幫忙出點主意。」

「事情是這樣的……」赤夏娓娓道來的訴說昨晚發生的事,我這也才知道,原來我在我昨晚離開那間房間後,發生這樣的事情。

根據赤夏的說法,在昨天晚上我離開那間房間後,似乎各位族長也就各自離開那裡了。赤夏知道赤曉族長已經回到赤曉族長的房間後,便前去找赤曉族長,向赤曉族長說他想要學禁咒魔法的事情。無奈赤曉族長不論赤夏怎麼說,就是不願意讓赤夏學禁咒魔法,甚至告訴赤夏,如果在提到這件事,禁咒魔法這件事就甭提了。

事情,就如同我心中所猜測的那般,赤曉族長拒絕指導赤夏如何施展禁咒魔法。

「如果我和你一樣就好,你蒼灝族長和雪衛族長都願意教導你……」赤夏低著頭用吸管玩弄著飲料中的冰塊。

看著眼前的赤夏,會讓人產生一種落差,彷彿昨日在畢業典禮上活耀的那個人只是與赤夏外貌相同的少女,而非赤夏本人。

但這是不可能的。

「赤夏,我當初在學的時候,也不是這麼的順利,我記得當時我和爺爺還有雪衛族長他們拜託了很久,他們好不容易才答應我他們願意指導我禁咒魔法的事。我覺得你可以和赤曉族長好好地商量,赤曉族長這麼強力的反對一定有有她的考量,不妨試著去和赤曉族長說說你想要學禁咒魔法的理由,只要讓她看見你心中的堅定,或許赤曉族長就會願意教導你了,不是嗎?」

過去和赤曉族長在相處上,其實可以察覺的到赤曉族長是個個性比較直接的人,比較不會使用婉轉的方式與他人溝通,這樣個性的人,也往往在不知覺中傷害到許多人,甚至是赤曉族長自己的女兒。

從赤夏的轉述中,聽見赤曉族長如此激烈的反駁,我認為一定也有赤曉族長不願意告訴他人的理由,所以,只能讓她們母女兩彼此去協商,事情才有機會繼續討論下去。

「真的嗎……?」赤夏遲疑地說。

「赤曉族長會表現得如此激烈,一定也有她的原因,你們只能互相去慢慢的溝通,如果不溝通,事情不也只是一直懸在那裡嗎?」

「也是,謝謝你告訴我這麼多。」赤夏抬起頭,像我展露了一個微笑,雖然不是極為自然,但似乎可以看得出她的心情有和緩一些

「打起精神,很多事情都是靠溝通才能成功,一只保持沉默的話什麼都坐不了,也不會有任何精神的!」我伸手了拍坐在我面前的赤夏的肩膀,要她打起精神。

「想點別的吧!後天不是要舉行成年禮了嗎?該準備的準備好了吧?」

刻意的轉了話題,目的也只是讓赤夏暫時放下現在心中的沮喪,看見她這樣,我也不想再繼續追問我問題的回答。

「嗯!」

「那就好啦!你想要帶著這種心情參與你的成年禮嗎?應該也不想吧?」

「是啊,我再找時間和母親好好商量好了!」

這時的我,腦子忽然想起今天下午要領取昨天畢業典禮結束後拿到照相館去沖洗的底片還有沖洗完成的相片

「這樣吧!我下午要去城裡的照相館,當作是散散心也好,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呢?」多帶一個赤夏其實也沒差,更何況現在她這樣的心情一直悶在城堡裡也不是辦法,倒不如去走走,也可以放鬆一下心情。

「可以呀,那你要出門的時候再叫我一聲好了!」赤夏很爽快的答應了,看了一下手上的錶,發覺已經快接近中午十二點了,快速的喝完赤夏剛才擺在我身旁桌面上的飲料,起身準備離開。

「那我先回去準備一下,快正午了,你也順便去吃點什麼吧,餓肚子可是最大的敵人呢!」

「好~是說這句話完全表現出你也是個吃貨的事實呢!」赤夏露出了淺淺的微笑,宛若調侃般。

「你這話我可不能當作沒聽到唷,赤、夏。」即使我是個吃貨這是事實。

「咦?我剛剛有說什麼嗎?」赤夏將頭別過一邊,擺明不承認剛剛她有說過那句話。

「算了,你恢復正常就好,我可不想再看見剛剛的那種你。」

其實聽見赤夏這樣子回應我心裡著實有點高興,因為這代表她已經逐漸的恢復正常狀態。

而我決定暫時將「我準備要前往人類世界」這件事收在心裡,等待適當的時機再告訴赤夏,雖說如此,但時間也所剩不多了,因為我已決定在成年禮結束後的隔天出發前往人類世界。

「我先離開了,我要出門的時候再來找你。」

「好的。」

我走出赤夏的房間,闔上那扇緋紅色的門。

看見剛才赤夏的那個樣子,讓我更加猶豫是否要將「那件事」告訴她。要是我說出口,赤夏也會像剛才那樣嗎?我不清楚,但這正是我猶豫的原因。

赤夏的情感如同烈火那般熱烈,相反的,若是受到些傷害,也會造成相當的反效果。

雖然不至於會影響到我們之間的友情,但是,對於現在的赤夏,身邊需要有能夠鼓勵並支持她的人,如果那個人消失了,或許會比現在更加消沉也不一定。

那個人是誰,我不願再多說。

該說好,還是不說好,兩者各有各的好處和壞處,這種矛盾感,現在不斷的充斥在心中。

算了,現在也只能暫時放一邊,強迫自己不要想太多。

我伸出手指在空氣中畫出了五芒星的小型魔法陣,螢藍光輝中,出現了一個小小的水精靈。

「告訴爺爺我下午要和赤夏到城裡的照相館拿沖洗好的相片,順便看看爺爺有沒有需要幫忙帶什麼東西回來。麻煩你了。」

接收到我的指示,水精靈便朝著爺爺的所在飛去。而我也向著我房間的方向,踏起步伐。

 

米白色的門扉出現在眼前,這是我的房間,正當我準備將房門的鑰匙插進鑰匙孔時,有個侍女從我身旁走過,是剛才端著飲料至赤夏房門的侍女。

「等等,我記得你叫安瑀對嗎?」侍女聽見我的呼喚,在我面前停下腳步。

「是的,請問蒼葵小姐有什麼吩咐嗎?」安瑀在我面前恭敬的欠身。

「麻煩你待會在下午兩點的時候,找人將我和赤夏的馬備好。」

「請問要將馬牽至何處呢?」

「到城堡正門,麻煩你了。」

「小的明白了。」

安瑀再次恭敬的向我欠身。

說真的,我其實不太喜歡這樣的禮儀,但礙於身分,也沒有辦法。

安瑀離開後,我轉開門鎖,脫下穿在腳上的中筒靴,擺放在門後的鞋櫃旁。

原先裝著上課用書的帆布背包,裏頭的書都以歸類於書架上,空空如也的它正安靜的被擺放倚靠著書櫃坐木質地板上。

我抽出壓在桌墊下相片沖洗的領取單,放進原本置於抽屜裡頭的短夾,一起收進了那背包中。

「好了,還有什麼該帶的呢?應該就是這樣而已。」

門口傳來細微類似水流過的聲響,回頭一看,發現剛剛派出去的水精靈正透過門下方的門縫進來。

「葵,蒼灝族長已經知道你下午要到城內的事,僅吩咐路上要注意安全,除了這個,沒有其他的吩咐。」水精靈坐在我的手掌心中說道。

「我知道了,謝謝你。」我用食指輕輕地撫摸著水精靈的頭,之後她便化做點點螢藍消失在空中。

肚子傳來「咕嚕~咕嚕~」的聲響,我發現我餓了。

「準備去吃午餐吧!」

 

= = = = =

 

午後豔陽的毒辣,就好似赤夏的火一般,彷彿要將大地烤熟了般。

從城鎮上的相片館拿到沖洗好的畢業典禮的相片後,便順便將其中一份送至霜凜的家中,不過很不巧的是,霜凜貌似不在家。

於是我便將相片投至霜凜家門外的信箱,並從背包裡頭拿出筆和紙,夾了張紙條在霜凜家的門上。

「吶~葵,既然都來到鎮上了,我們去咖啡廳坐坐如何?」

「可以呀!反正咖啡廳裡有冷氣,這麼熱的天快把我融化了……」我從口袋拿出手帕擦拭額頭上那不斷冒出的汗珠,第一次覺得夏天如此之熱。

記憶中的夏天,從未有像今年般的炙熱,讓人感到有些許的疑惑,不知是否是天氣出現了異變。

我和赤夏牽著馬,走到了鎮上的一間咖啡館,尚未到達門口,便已聞得到濃濃的咖啡香。

「歡迎光臨,請問幾位呢?」店員問。

赤夏聽見店員的詢問之後便向他比出了「兩位」的手勢。

「兩位是嗎?這邊請。」

隨著店員的帶領,我們來到了一個角落靠窗的位置。

「那麼如有需要點餐的時候,再麻煩您告訴我們,謝謝。」

店員將兩本Menu放在桌上,並為我們面前的玻璃杯倒上八分滿的開水之後便走回櫃台內繼續忙了。

這是一間有著清新風格的咖啡廳,門口兩側的座位倚著的是用來採光的大型落地窗,柚木製成的桌椅整起的排列在室內,在眼睛能見之處皆裝點著小植栽,但又不至於過度裝點,讓人感到有一種自然的感覺。

除了我和赤夏現在坐的室內位置,外頭的草皮也有露天的小圓桌供人休息。

整體給我的感覺讓我很喜歡。

我拿起桌上其中一本Menu,才剛翻開看不久,赤夏便開始興奮的介紹起這間店裡頭值得品嚐的餐點。

「這間店的香草拿鐵很好喝唷!拿鐵本身的牛奶濃醇之外,還有點淡淡的香草味混合在其中,搭著他們的水果派更是絕佳,你一定要試試看!還有啊還有!如果你喜歡茶類的話他們的水果茶和花草類的茶飲也都不錯~可以試試看!」看著赤夏越將越興奮的表情,讓我都不好意思打斷她的介紹了。

「看來你是這間店的常客呢!」我對赤夏笑著說。

「那當然!有時候下課有空就會和班上的同學一起來喝杯飲料再會去,葵你不常來嗎?」

「不常呢。」我淡淡的一笑。

「欸--不過,我想我知道原因是什麼了……」赤夏先是面露驚訝,而後又轉變為沉重的表情。

「原來,當我和同學在外頭閒晃的時候,你一直在做『那件事』啊……」

「是啊,不過,我也還是有屬於我自己的時間,但那段時間即便出了城堡也不知道該去哪裡就是了。」

「聽起來就大概能夠想到我接下來的日子大概也不輕鬆了呢……」赤夏輕嘆了一口氣。

「我們現在面對的是相同的事,只是我面對的時間比你早很多罷了,所以啊,接下來的日子雖然會很辛苦,不過沒有了課業上的壓力,另一方面來說會比較輕鬆些。加油吧!相信你可以的!」

聽完我說的話後,赤夏心裡彷彿對於未來的事做了些許的心理建設,表情和緩許多。

「我想好要點什麼了唷!你動作再不快點我就要先點餐了!」我笑道。

「可惡先偷跑,害我剛剛那麼認真的在想未來的事。」赤夏匆忙的打開她面前的那本Menu快速的翻閱裡頭的餐點。

隔著一本Menu的彼此互看了一眼,不知道是長久相處下來的默契還是巧合,同時間的,我們笑出聲來。

「好了,我也決定好了!」赤夏闔上Menu並叫了離我們最近的一位有著黑色短髮的男服務生。

「您好,請問需要些什麼嗎?」

「我要冰的伯爵紅茶不加糖,然後一份水果派。赤夏你呢?」

「我要冰的紅茶拿鐵,然後一份莓果蛋糕。這樣就好了,謝謝。」

「好的,那再和您重複一次餐點,一位是冰的伯爵紅茶不加糖外加一份水果派,另一位則是冰的紅茶拿鐵再一份莓果蛋糕,這樣沒錯嗎?」

「對。」

「好的,請稍後,我們會盡快為您送上餐點,謝謝。」

服務生為我們點完餐後,便將我們桌上的Menu收了回去,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只是剛才在點餐的時候,有股微弱的、異樣的魔力波環繞在那位服務生的周圍,與一般常接觸的魔力波是完全不一樣的感覺。

「讓人感到絕望的黑色力量」--腦海裡不知覺的浮現出這樣的一個名詞,來自過去我在一本古老的書籍上所看見,與黑魔法相關的闇黑歷史。

「葵?怎麼了嗎?你看起來好像在想事情?」不知道是否是在想事情的時候,表情不自覺的凝重了起來,在我發現之前,赤夏便開口詢問了。

「沒事沒事,不用擔心。」

「您好,現在為您送上餐點,請問伯爵紅茶和水果派是哪位?」

「是我的。」

「香草拿鐵和莓果蛋糕是哪位的呢?」

「是我的!」

「那餐點皆為您上齊了,謝謝。」

赤夏的莓果蛋糕的奶油看起來十分綿密,尤其是蛋糕裡頭的夾心看的見整顆草莓的切面,蛋糕上裝飾著覆盆子、藍莓,而水果派金黃的烤皮裡頭裝有一層布丁,布丁上頭則抹著鮮奶油,裝點著奇異果、水蜜桃、藍莓、柑橘等水果,兩份甜點的上頭皆再覆蓋一層杏桃果膠,精緻的宛若模型一般,讓人捨不得吃掉它們。

說真的,看著眼前可口的甜點,我也不想說出任何煞風景的話,尤其是剛剛那個異樣的魔力波,我更不打算向赤夏提起。

既然她是下任的火系族長了,就應該要有所自覺才是,不果,照我眼前的她看來,赤夏應該是沒有查覺到才是。。

「葵~我們快吃吧!看起來超可口~」赤夏難掩內心看見眼前精緻甜點的悸動,點心尚未入口,卻已是滿臉的幸福樣。

「你不是來吃過很多次了嗎?怎麼表現的比我還誇張啊!」我笑說。

「誰和你一樣是個悶燒鍋,情感都封閉在心裡,不說了,我要開動了!」看著赤夏拿起放在點心盤旁的金色叉子,切了一口蛋糕放進嘴裡,她那個樣子,就彷彿是幾百年沒有吃過甜點般的感動,心中不由得會心一笑。

我也切了一塊水果派入口,不會過於甜膩的口感配著水果的酸甜,還有一種微妙的花香存在,我想是布丁在製作的同時,添加了薰衣草吧?

我想我能明白赤夏吃下甜點的幸福感了,不過,甜點本身便有一種意含存在--「讓享受甜點的人能夠有幸福的感覺」。製作甜點時,點心師傅們會投入自己的情感、對甜點的熱情,希望吃下他們作品的人們,能夠感受到他們對於點心的熱誠和愛意,於是便會有幸福的感覺產生,相反的,要是心存雜念的點心師傅,不論做出多精緻、多麼完美的作品,人們即使吃下了,也只會感到普普通通罷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想起那件尚未告訴赤夏的事。

我明白我不應該瞞著赤夏,但是……

「吶……葵,剛剛你的問題,我在吃午餐的時候想了一下,我覺得,如果我們是真正的朋友,那麼即便相隔多遙遠,我們之間的友情也一樣不會改變。你曾經和我說過,『你不會丟下我一個人先繼承族長的位置,因為你還有未完成的夢想』如果完成那個夢想必須要到很遠的地方去的話,就算是我,想必也攔不住你,,因為你就是這樣一個自由的人,所以我會讓你自由的朝著夢想前進,不會因為我個人的事阻礙到你。」

看來赤夏已經察覺到什麼了,那麼,我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了,對嗎?

「聽見你這麼說,我真的很高興,至少,不是一個人呢……謝謝你,赤夏。」

「看來,我的直覺是正確的呢……」赤夏表面上雖然笑著,但是我明白那不是真正的笑容,只是為了要讓自己堅強不落下淚水的苦笑罷了。

「回去後,到我的房間來吧!我會把該告訴你的,全部告訴你。只要你想聽。」

「只要你願意說的,我都願意聽。」

 

= = = = =

 

「沒想到事情會進展的這麼順利……赤夏發現我所提出的問題背後的意含似乎比往常還要快了,不過,這次的問題,想必是一般人也都能察覺的出來吧?」

表淺的問題,是沒辦法測出一個人真實的思考能力的。

落日的餘輝,透過玻璃窗映在書房層層的書架上。

從咖啡廳回到城堡之後,我便直接來到了書房,埋首找著那本記憶裡的書。

「我記得應該在這附近呀……怎麼沒看到?」我盤腿坐在御書房最裡面的書櫃的最下層前,翻閱著那裡的每一本書。

一本有著黑色書皮,上頭已有些微斑駁的精裝書吸引了我的目光。

當我抽出那本書後,果然如我所料,是記憶裡的那本沒有書名的書。

書背上沒有任何文字,封面印有一個燙金魔法陣的幾何圖形。

 

沒有書名的書,裡頭記錄著魔法世界的創世,以及創世之初六位魔法師的故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青硯_Iyuki 的頭像
青硯_Iyuki

硯城的倒影映在青色之水上。

青硯_I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