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哪裡?」

這裡放眼望去一個漆黑、不帶任何溫暖的空間。

周遭沒有任何一個人。

只有我還有我的心跳聲。

忽然間,我注意到了某個小角落處,有著微微的亮光。

我抱著不安的心情前往,一看才發現,那是太陽所投射的光。

「看來我似乎是被關在地底下了。」

我並不意外,因為這不是第一次了。

我是這個國家的長公主。

自古這個國家就沒有所謂男女之分,只要有能力,誰是王都無所謂。

從小就凸顯出與他人有別的不凡,也難怪我上面的三個哥哥會看我不順眼。

在爭奪王位上,三位哥哥更是彼此殺紅了眼。誰也不讓誰。

而我,正是哥哥們王位之爭中,最大的絆腳石。

只要有我活在皇宮的一天,他們就不可能坐上王位。

「真是蠢蛋,怎麼不把我直接殺掉就好了呢?」

將我關在著地下宮殿,遲早有一天,我還是一樣會脫離這裡。

既然討厭我,還將我關在這做啥呢?

隻手一揮,涼冷的光線自我手中照遍了房間的角落。

黑暗早已逃之夭夭。

取而代之的是淡藍色的光亮。

我闔上我的雙眼,讓寂靜充盈在這房間。

突然想起今日是我十八歲的生日。

「哼……生日居然落到被關的下場……」

也真夠慘的了。

我決定要逃出這個房間。

「破!」

不費吹灰之力,輕而易舉的攻破了房門。

「哥哥們,你們也太小看我了吧?」

望著成了碎屑的木門,想剛剛還是扇知名工匠

所雕刻的藝術品。如今,已不復方才。

我衝出那片黑暗。

和煦的陽光,撒在我身上。

再次的見到了藍天,心裡充滿了喜悅。但我卻沒能駐足欣賞。

我馬不停蹄的走向三位哥哥一同辦公的所在。

很幸運的,三位哥哥也都在。

我的出現給了他們不少的驚訝。

「雪嫣,你怎麼會在這裡?」

最先開口說話的是大哥。

「皇兄,您將妹妹關在那黑漆漆的地方有何意義呢?您又不是不知道妹妹的實力,那種房間,關得住妹妹嗎?」

我擺明沒好氣的說道。

「這……」

「再說,如果你們這麼想要王位的話,就讓給你們吧!妹妹不會去跟您們爭那無意義之事。」

誰能料到,我說完這句話時,三位哥哥竟同時的笑了出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不愧是我們的妹妹呀!」

「什麼?」

一個冷不防的,二哥向我砸了一盤奶油。

「難得的出現比我們還要有能力的妹妹,不從小時候開始整妳怎麼行?」

我越聽越糊塗了。

「您們到底在說什麼?」

「本命並無王星所存。再爭有何益處?」

很好,我大概知道是什麼情況了……

看來我是從小被捉弄到大的了。

「所以這是誰的主意?是誰讓我被整了十八年?」

「當然是父王呀?我們只是道具。是說,雪嫣,你如此絕頂聰明,居然敵不過父王的玩鬧?」

我該說什麼呢?

「所以你們……討厭我嗎?」

我遲疑的問。

大哥卻將我拉入他們的懷中

「怎麼會呢?我們愛妹妹勝過愛弟弟呢!」

聽得此言,我的眼眶竟不自覺的盈滿淚水。

為什麼?

原來我並不討厭爭奪王位的哥哥們嗎?

原來我的一切,只是偽裝出來的堅強嗎?

原來,我也挺懦弱的對吧?

哥哥們並沒有嘲笑我。

只是輕拍我的頭頂。

「對不起呀!讓你吃苦了……但這一切也是為了妳的將來而做出的行動。」

「妳將會繼承王位,統領這整個國家,到時候,我們只會越來越疏遠,因為妳是王,而我們只是妳底下做事的人。這將會是一條孤單的道路,你要加油。生日快樂!」

我無法再壓抑我的淚水,只想讓它盡情宣洩。

雖然埋怨自己被整這麼久都不知道,但卻也感謝父王這餿主意,讓我發現我不是孤單一個人。

 

三年後。

新王登基。

 

我展開了那條孤獨的王者之路。

但我卻不曾忘記過去那十八年的回憶。

仔細想想,其實哥哥們演得破綻重重,我卻沒

有發現,也許,哥哥們比我還要聰明也不一定。

因為孤獨,所以有了這主意。

因為有了這主意,讓我知道有時旁人會將妳的雙眼矇起。

因為有我的家人,我學到了許多事,雖然被騙都不知,讓我很生氣,但我還是由衷的感謝他們。

因為有他們,所以我不是一個人。

 
 
 
==========
這次打出這篇文,其實後來在重看一遍時,我
 
的心海波濤洶湧。
 
因為我很喜歡雪嫣的三位哥哥//
 
沒有哥哥的我很想使儀式心目中哥哥的樣子,
 
所以誕生了這篇文章//
 
如果哪天有空時,再來寫三位哥哥的故事吧: )
 
 
 
 
 
 
 
以上
 
 
創作者介紹

硯城的倒影映在青色之水上。

青硯_I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